首 页 考级简介 考级公告 教学单位 考级教师 齐鲁小书画家 考级交流 网上画廊 考级资料  
主页 > 网上画廊 >
牛头怪:毕加索的“第二自我”
时间:2017-07-28 14:1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者:阿弥

“如果将我走过的路在地图上标注,并用线连结起来,我想最后呈现的很可能是牛头怪的形象。”——毕加索

毕加索从小就喜欢斗牛运动,这种痴迷如同他对绘画的态度一样持续了一生。公牛、斗牛士、牛头怪等形象,都在他的笔下反复出现过。身为一个西班牙人,这种爱好似乎并不奇怪,18世纪最伟大的西班牙画家戈雅也同样热爱斗牛,他不仅多次以版画和油画的方式表现斗牛活动,甚至还在作品上将名字署为“弗朗西斯科·德·公牛”——来代替本名弗朗西斯科·德·戈雅。有人认为,毕加索对斗牛活动的描绘只不过是证明自己是西班牙人身份的方式。但是,从伦敦高古轩当前的展览“牛头怪和斗牛士”(Picasso: Minotaurs and Matadors,4月28日-8月25日)展出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他从小就有的爱好。其7岁时的作品《小皮卡尔多》(1889),不仅展示了其对斗牛的热爱,还显示了其过人的艺术天赋。

毕加索,《小皮卡尔多》,1889年

毕加索曾经将自己比作公牛。毕加索笔下的牛,正如加泰罗尼亚诗人杰米·萨巴特(Jamie Sabartés)说的那样:“他的公牛(bull)是野性的公牛,不是驯服的公牛(Oxen)。是生长在野外、拥有无穷力量且有着强烈冲动的动物。”海明威曾经在《死在午后》中详细地描绘了斗牛运动中公牛的彪悍:在斗牛运动刚开始时,骑马的长矛手与剑杀手一同出场。这时,公牛首先向长矛手进攻,杀死长矛手所骑的马,而剑杀手则要配合落马的长矛手,用红色斗篷吸引公牛的注意力以保护长矛手,之后长矛手退场。在这一阶段,马是运动的牺牲者。毕加索曾经说:“这些马就像我生命中的女人。”了解毕加索与其妻子、情人和各个女友故事的人,都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也有人认为,毕加索晚年对斗牛士的经常性描绘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此时的斗牛士已经化身为死神,而垂垂老矣的毕加索,就好像是公牛面对斗牛士的长矛一样。

毕加索,《公牛》,1949年

毕加索,《女斗牛士》,1934年

毕加索,《斗牛士》,1970年

不过实际上,牛头怪更加符合毕加索的性格和自我认知,他也常常化身成牛头怪出现在绘画作品里。牛头怪又称米诺陶(Minotaur),是希腊神话中的形象,为克里特之王米诺斯之妻帕西法厄与一头牛乱伦之后的产物。为了避免家丑外扬,并且惩罚经常叛乱的希腊人,牛头怪被终身囚禁在一个专门建造的迷宫里,以年轻的希腊男女为食。后来,希腊王的儿子忒修斯主动请缨当牺牲品,在米诺斯的女儿阿里阿德涅的帮助下,进入迷宫并杀死了牛头怪。

在这个故事中,牛头怪的形象是复杂的。一方面,他拥有高贵的血统(帕西法厄是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女儿),但却失去了自由,被终身监禁在迷宫之中;另一方面,他以人为食,是一个施暴者,可同时又是权力斗争的产物和牺牲品。正是这种强烈矛盾的形象吸引了毕加索,因为他本人也是各种悖论的集合体。他曾经在1950年左右对当时的情人说:“牛头怪知道自己是个怪物。”

戴着斗牛士面具的毕加索,1959年

毕加索笔下的牛头怪常常和女性形象同时出现。大多数时候,这些牛头怪是欲望的化身:他或是正和女性寻欢作乐,或是以胁迫的方式来侵犯女性。毕加索对自己的情欲供认不讳。他曾经对自己的一个情人说,在他的世界里,女性只分为 “女神和擦鞋垫” 两种。但是,在这种“直男癌”式的坦白中,亦有忧伤、无助和忏悔。比如,在1937年的作品《牛头怪受伤了》(Barque de naïades et faune blessé)中,艺术家用擅长的蓝色调,描绘了一个中箭受伤的牛头怪形象:他眼神忧郁地趴在海滩上,又好像是搁浅的海生动物,几个裸体的女性乘船而来,似乎是来救助无助的牛头怪。在《暗夜里被小女孩引领的失明牛头怪》(Blind Minotaur Led by a Little Girl in the Night, 1937)中,艺术家表现了失明的牛头怪,他一手握着拐杖,另外一只手被化身为小女孩的玛丽-特蕾丝·瓦特(Marie-Thérèse Walter,毕加索的情人)指引着。在同年的另外一幅作品《牛头怪将女人救上船》(Minotaure dans une barque sauvant une femme)中,牛头怪又成为英雄:他抱起一个羸弱的溺水女子,将她救上自己的小船。牛头怪的面部具有了更多的人类特征,而其表情也不再狰狞,反而显示出一种无限的温柔。

毕加索,《牛头怪爱抚熟睡女子》,1933年

毕加索,《有牛头怪的酒神节》,1933年

毕加索,《牛头怪受伤了》,1937年

毕加索,《暗夜里被小女孩引领的失明牛头怪》,1937年

毕加索,《牛头怪将女人救上船》,1937年

就展览本身而言,此次展览共展出了毕加索作于1889-1971年的相关作品50余件,大部分来自私人收藏。展览的策展人为已经93岁高龄的约翰•理查德逊爵士(Sir John Richardson),他是毕加索的好友,常常和毕加索一起观看斗牛活动,也是毕加索传记的作者。这是他与高古轩合作的第六个展览。

参考资料

Mark Brown, Picasso's obsession with bullfighting laid bare at London gallery 

Fisun Güner, Picasso: Minotaurs and Matadors

Tim Smith-Laing, What the Minotaur can tell us about Picasso

本文章来自中国美术报APP

返回到顶部
 
热点内容
保罗·克利与康定斯基 ——包豪…
2017年艺术区调查报告…
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举办旅美…
两岸书画家晋江笔会迎新年 台“…
“印象雁荡——卢云标书画展”在…
广元遂宁书画作品交流展开展…
六位闽籍书画名家来厦办联展…
芳墨丹青抒真情…
李琳文、王克恭书画展“文山毓秀…
2016风雅·山东艺术巡展济宁站活…
各宫动态
保罗·克利与康定斯基 ——包豪
2017年艺术区调查报告
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举办旅美
两岸书画家晋江笔会迎新年 台“
“印象雁荡——卢云标书画展”在
广元遂宁书画作品交流展开展
六位闽籍书画名家来厦办联展
芳墨丹青抒真情
李琳文、王克恭书画展“文山毓秀
2016风雅·山东艺术巡展济宁站活
版权信息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176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