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考级简介 考级公告 教学单位 考级教师 齐鲁小书画家 考级交流 网上画廊 考级资料  
主页 > 网上画廊 >
靳尚谊:风格不重要,水平才重要
时间:2017-08-18 16: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摘要: 我前不久在油画院作报告,我就说你要画油画,就别天天想着创新。你就画好,但是创新会有,因为你的个性是天生的,每个都是人,都一样,但是都不一样,就像每个人长的不一样,是天生基因不一样,每个人画画的感觉也不一样,即使是模仿别人,画出来的也肯定和别人不一样。

中国美术报:靳先生,您和中央美院有着不解之缘,可以先给我们讲讲您在中央美院学习工作的经历吗?

靳尚谊:我是1949年到的北京艺专,就是中央美院的前身,更早的时候是当时的杭州艺专华东分院衍变来的,1950年才改成中央美院。我进去的时候学制是五年,只有素描课、水彩课、创作课、构图课。构图课是很不完备的一个课程,创作课是解放以后为了搞普及工作才有的,主要是创作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创作课的老师都是解放区来的年轻教师,就是李琦、伍必端、林岗、邓树这些人教我们。那时候美院有西画专业,中国画专业,就这样。本来还有一个图案专业,后来就没有了。改成中央美院之后学制就由五年改成三年了,有绘画系、雕塑系、实用美术系这三个系,所以我其实是本科学了四年。接着又在美院读研究生。

我1955年考上了油画训练班,是苏联专家来教的。所以我的油画是1955年才开始学,学到1957年,两年时间。我素描学的时间很长,但是油画就学了半年。因为训练班这两年,一年习作,一年创作,这一年习作是半年素描、半年油画,所以我的基础油画学了半年。我上本科的时候,创作课画连环画,画年画,其实构图这些原理就跟西方的一样了。

青年靳尚谊

1957年,我和詹建俊、侯一民,我们三个一起研究生毕业。一开始他们两人到油画系,我到版画系去了。因为我当时的水平没有他俩好。后来油画系一画室危机了,没有人选了,正好当时我画了一张傣族妇女的肖像,在北海展出,反响很好,就把我给调回油画系了。后来我就一直在中央美院任教。

中国美术报:您是改革开放后最早走出国门的几位艺术家之一,海外的经历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呢?

靳尚谊:不错,我很早就出国了。1979年国家组织了一个美术教育代表团,到西德去考察美术教学。我跑了12所美术学校,西德几乎走遍了。因为建国初期的引进,我们国家刚刚有了西方式的油画专业,有点素描,有油画,创作也不完备,以前的画就是风景景物,人体都很少,没有大创作,大创作都花钱,社会不需要。那时候很关注的都是素描教学。所以我特地去了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考察素描教学,我发现他们的学生还在画素描,画解剖。我就问,你们的素描教学有什么发展?陪同我的教授回答:和 200 年前一样。就这一句话,我全清楚了。绘画的基础原则是永远不会变的,变的只是风格。

旅欧时期的靳尚谊

但是我第一次到德国时间比较短。后来我又到美国探亲,呆了一年。以前在国内我没看过欧洲的画,苏联的画也只看过两三次,所以在美国我就去看博物馆。没见过,你光听道理是不行的。别人说你要注意体积、空间,这很简单,我做的也还不错,但是跟博物馆的画一比,我的画都不行了,不好看,就感觉很单薄。于是我明白了,我的画体积感做的不到位。画面单薄就不好看,这一点就会影响你的整体水平,跟风格一点关系都没有。比如马蒂斯的画,虽然是平,但是层次照样很丰富,其中也有线,这个线是跟体积结合的,跟中国画的线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就发现了这一点。然后我就用古典的办法画了一张画,边线画得很清楚,让它很厚,一层一层推过去。我在美国做了一个实验,一个画廊老板给了我一张很大的照片,让我画一张肖像,我就用这个方法画,他一看挺棒,他就想给我办绿卡,我说算了,我就回来了。

从美国回来后我开始教进修班,第一张画是一幅躺在草地上的人体,也是用这个办法画,画的过程也没什么。最后画完了,油画系教员对我说“你变了”。什么道理?他们琢磨不出来。其实没别的,就是水平提高了,风格不重要,水平才重要,至于好坏,哪种风格都有好的和不好的。

后来我开始画《塔吉克新娘》,这是古典的。其实我的做法和舆论是对立的。舆论是提倡现代的,反对写实,反对传统,我是往后走,舆论是往前走。但是我的教学影响很大,好多人一看我画的,都跟我学,就出现新古典主义了。大部分学生都是看好坏,不管风格。风格是理论家在谈,很多理论家对艺术并不懂。学生很简单,什么画好,什么画不好,一看就看得出来,都很实际。

靳尚谊 塔吉克新娘 60cm×50cm 布面油彩 1984年

中国美术报:作为中国新古典主义油画的代表画家,您是怎么看待一些现代主义创作的?

靳尚谊:其实油画的这个基本样式,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现实主义,就是多人物的情节性绘画。它是个基本样式,19世纪以后慢慢有美术理论了,才有了流派,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后来印象主义,都是19世纪以后的事儿。我们现在的人讲风格,讲流派,其实油画它是一个写实的画种,基本样式就是情节性绘画。

17世纪荷兰出现了肖像画,那个时候有了商人,有了贵族,不仅宗教需要,这些人也需要画肖像,画肖像就得很真实了,就不能用古典的办法画的全是一个样子,所以它的明暗塑造不就发展了吗。印象派主要是表现光和颜色,形象里头的情节不重要了,颜色好看,很朦胧,好看,这就向现代主义转换了。

所以现代主义是什么呢?商品画。为什么呢?因为以前都是定件,教堂定件,肖像我个人定件,历史画是国家的定件,到了印象派好看了,怎么办?画廊里卖了,中产阶级也出来收藏了,就要求画好看。风格也有了,就跟吃菜似的,你是喜欢江苏菜、上海菜,还是喜欢四川菜、东北菜,风格就是这个嘛。你口味不同嘛,形式就多样,所以叫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商品画。不是说以前不是商品,以前也是商品,也得给钱,但是以前是定件,现在画好了在画廊里买,就是这样。

改革开放以后,80年代到90年代,我们有现代主义的东西过来了,接着很快后现代就来了。实际上我们对西方的现代主义没认真研究,接受的是后现代,后现代是什么,观念艺术。你们现在知道那个装置和行为艺术。这个叫观念艺术,我们对这个接受得很快。现代主义给跳过去了。现在搞的创作其实全是讲观念。

观念是另外一回事,跟画没有关系。而绘画、油画由古典到现代主义,是一个标准。它不是传统写实一个标准,搞现代是另外一个标准,都是一个标准。就像德国的素描教学两百年不变一样,就是这个基础的原则是永远不变的。变的是什么呢?风格可以变,表达的内容可以变,但是原则是永远不变的。每个画种都有自己的原则和标准,比如国画,线描、笔墨,这个标准永远不变。因为它就是这个形式。也就是说,现代主义很重要的就是抽象美,抽象美哪儿来的呢?油画就是写实提炼出来的,国画就是线和笔墨提炼出来一种美。

我这二十多年作了很多报告,一直有人问我怎么解决传统写实和现代的矛盾,其实这没矛盾,油画就是写实的画种,基础就是写实,它的抽象绘画,现代主义的美也是由写实里提炼出来的,你不会写实,油画什么风格都画不好,所以我选择画古典的东西 。后来当然我有其他变化了,我有画黄宾虹,画瞿秋白,都是用古典的办法画的,后来我又研究和水墨画结合的一些绢画了。

中国美术报:《青年女歌手》是您的代表作之一,那幅画是您自己收藏的吗?

靳尚谊:不,这个画我九十年代就捐给美院了,应该是1995年捐的。现在放在学校里,也不容易看到了。

靳尚谊 青年女歌手 54cm×74cm 布面油画 1984年

中国美术报:在那幅画中您用中国山水画做背景来画古典油画,在当时是一个创新。现在全国都提倡创新,您怎么看油画的创新?

靳尚谊:用宋画作为背景,我是第一个,所以产生了一些影响。因为北宋的山水在我们这儿没有,都在台湾,我们也没见过。那个时候天津博物馆刚刚发表范宽的《雪景寒林图》,我一看特棒,马上就用在肖像上,就是那幅《青年女歌手》。当时很自然地就用了,也不是为了创新,创新其实是自然而然的。

我前不久在油画院作报告,我就说你要画油画,就别天天想着创新。你就画好,但是创新会有,因为你的个性是天生的,每个都是人,都一样,但是都不一样,就像每个人长的不一样,是天生基因不一样,每个人画画的感觉也不一样,即使是模仿别人,画出来的也肯定和别人不一样。反观我们的理论界, 美术史的最重要的理论就是创新、个性、风格。其实这些是最不应该讲的。

我能教你风格个性吗?不能。我能教你什么?基础,就是你的能力,绘画的能力,就是这样,但是我们的舆论讲的全是创新,为什么讲这个?就因为我们之前眼界很窄,压抑得很厉害,现在要放松,要风格多样化,一个情绪的抒发,是政策问题,不是艺术问题。百花齐放,这毛主席早就说了,但是没有做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艺术创作总算放松了一些。可是现在很多人又反对基础了,结果导致年轻人思想乱了。像我们不会乱,我们教的学生,那一代人基础算比较好的,到90年代的学生也还可以,那时候我们都在教课。我退了十几年,现在学生都很迷茫。

我前一阵子在美院基础部讲了一次课,我让学生们提问题,没有一个是专业问题,提的全是“我该怎么办” “我还画不画画了” “我是老老实实工作呢还是搞创新”这些问题。舆论太强调创新,就会让社会变得浮躁。

靳尚谊 八大山人 130cm×100cm 布面油画 2006年

中国美术报:现在社会确实浮躁,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盛行,很多画家和艺术家只会用装置,却画不好画,这会不会影响我们的绘画教学和绘画工作?

靳尚谊:这确实很成问题。简单讲,装置用不着学,谁都可以搞。我上世纪80年代初就到美国探亲,那时候刚开始搞装置艺术,很多都是科学家在搞。我到德国还遇到一个医生搞装置,谁都可以搞,根本用不着学,现在还专门成立了这个专业。试问你不画画,将来怎么办,有什么能力?

画画是一种能力,不仅是能力,而且是修养,是对于造型的修养,对于色彩的修养。很多搞设计的都是画油画出身,设计棒极了,比专门搞设计的都棒,因为他们懂得造型色彩。广州美院在90年代的时候,油画系就像一个公司,学油画的出去没工作,就成立公司搞装修,设计得棒极了,所以基础不能忽视。油画画好了,有了造型和色彩的修养,你干什么都行。

本文章来自中国美术报APP

返回到顶部
 
热点内容
保罗·克利与康定斯基 ——包豪…
2017年艺术区调查报告…
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举办旅美…
两岸书画家晋江笔会迎新年 台“…
“印象雁荡——卢云标书画展”在…
广元遂宁书画作品交流展开展…
六位闽籍书画名家来厦办联展…
芳墨丹青抒真情…
李琳文、王克恭书画展“文山毓秀…
2016风雅·山东艺术巡展济宁站活…
各宫动态
保罗·克利与康定斯基 ——包豪
2017年艺术区调查报告
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举办旅美
两岸书画家晋江笔会迎新年 台“
“印象雁荡——卢云标书画展”在
广元遂宁书画作品交流展开展
六位闽籍书画名家来厦办联展
芳墨丹青抒真情
李琳文、王克恭书画展“文山毓秀
2016风雅·山东艺术巡展济宁站活
版权信息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17668号-1